爱唯侦察首页 | 服饰 | 时尚 | 婆媳 | 情感 | 技巧 | 两性 | 清纯 | 美女 | 八卦 | 娱乐 | 电影
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移动版

绝对真实交换经历(1/9)

时间:2015-12-22文章类别:言情小说来源:www.avzc.net点击:

天气转凉,少了几分燥热,于是能静下心来回顾这几年来的种种。曾经发生的好多趣事,情事,性事仿佛都历历在目。一直想动手记录,却碍于身边凡事而耽搁。今日终于狠下心来要开始,现就当是抛砖引玉,希望我的拙作能吸引更多交换的夫妻,情侣把自己的真实经历分享出来。

首先,申明一点,本文是本人与爱妻的真实的交换经历,因为时间的关系,记忆中难免有遗漏,所以如果细节上有缺失,还请各位看客多多包涵(我尽量做到没 有硬伤,因为本人也是完美主义者)。在语言上,我尽量做到平实,细节上(有关交换与性爱)尽量详细(本人是轻度性瘾者,对此有特殊爱好)。

其次,请不要人肉,也不要猜测本人以及相关人士的任何个人信息,毕竟是真实的经历,描述的部分难免会有当地人士有熟悉的场景或事物。如果有,请保持缄默。

第一章  起因

妻和我都是南方人,相识与大学校园。她大二,我大三时通过不同校的联谊相遇。具体的过程就不详细叙述了,毕竟不是本文的重点。在此仅交代一下我和爱妻的基本资料,便于大家阅读本文时能更好的代入,享受我与爱妻共同的经历,这也是我写此文的初衷。

妻,你可以叫她小小,也是我对她的爱称。缘何有此爱称?因为妻和我都非「高人」,妻,158;我,172。本人身型都算普通,不胖不瘦,有些肌肉。妻,臀翘,腰细,腿直,就是胸部小小的,B罩杯,于是我便给她取了「小小」的爱称。

小小的胸虽然不大,但胜在有型,微微上翘,每次我吮吸时都格外方便。乳晕不大,潮红,每次被挑拨得兴奋时,乳头便硬的发亮。于是乎,总是按住我的头往 她胸部靠,嘴里还呢喃:「公,舔,舔一下,我要」,每次我都禁不住她的呢喃,凑上前用舌尖轻扫她的两个乳头,最后铁定是上咬,下插,弄得不可开交。

小小的臀很美,因为参加过街舞社的关系,臀部特别扎实,每次我在她身后搂抱,总是第一时间顶到她上翘的屁股。也因为如此,每当看到她参加街舞社演出的时候总有醋意,那时的我还没有深喑交换之道,还体会不到与人分享的快感。

小小的私处很容易湿润,黑森林似乎也特别茂盛,都说私处的体毛多,性欲强,我大概能认同。她的第一次是在学校不远处的旅店给的我,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 非常特别,我吻她,舌交织在一起,我用手试探,穿过她的内裤,寻找那道细缝,没想到弄得手湿湿的。虽说阅尽A片无数,但第一次有了经验,原来女人跟你接 吻,下边也会湿!

也许是我俩都启发的比较晚(相比现在的小孩来说),干柴烈火,噼里啪啦就停不住了,直到大学毕业,我俩做爱的频率几乎达到了每天一次(刚开始是一天N次,后来才慢了下来),因为在校外租房住,所以做爱的时间很容易安排。

也因为同居的关系,她睡前的小秘密被我知道了。

看别人的文章里,总是描述得女人的高潮是那么的容易,但本人真的不能次次都能让小小高潮。体位,摩擦的技巧,抽送的频率,乃至心情,都是我与小小做爱 总结到的经验。这几点,有一点做不好,她都不那么容易到高潮。最后,当然只有小小自己的五郎君给她满足,但我没想到的是,有那么一段时间,在我和她做完以 后,我睡了,她不禁要靠自慰到高潮后才紧紧抱着我睡。这是妻后来才告诉我的,我想这睡前的小秘密,可能已早早暗示着以后我俩不同寻常的经历。

我是没有什么淫妻情节的,之前看过一篇所谓的真实交换文,文中那位妻子被描述的淫荡不已。这不禁让我疑惑,真的有这样的女人吗?或许是我经历的女人太 少,在交换前仅妻一人,但小小也算是爱性的女人了,或许她每晚睡前的自慰,是她淫荡的宣泄吧,但至少不会像那篇文章中那样极端。

因为早妻一年毕业的缘故,我提前飞回了CD(城市名),随后参加市里的公务员考试,面试,最后当了一名现在在网络上被诸多鄙视的公务员。在离开妻的那一年,发生了几件事。当然,这都是后来妻告诉我,或者我告诉妻的。

妻所在的班级的某男生向她告白,被妻拒绝。半年中,不停骚扰妻,导致我要飞回学校直接找那男的说事,处理完后,我因为工作原因不能陪她就又飞了回来,留下了隐患。

因为工作关系,第一次去了夜总会。你一公务员因啥工作关系去夜总会啊?

胡扯了吧。这个蠢问题可能只有在校的单纯学生才提的出来,这里我就不明说了。

因为多喝了一点,当晚妻的电话我没接,或者说根本没听到。

无巧不成书,那晚妻第一次背着我和其他男人做了。而我,只是喝醉了一晚上。「靠,欺骗观众感情啊」,你心里是不是觉得我也应该跟一女的睡了才对。

对不起,再次强调一遍,这不是写小说,当时我醉的家门都不知道怎么回的,真没办法还顺带牵个妞回去大战三百回合。

下边是妻后来告诉我的全部事实(细节是我诱导她说的):

某男骚扰她的半年时间,B男(逼男)当了她半年的护花使者,不知道是妻荷尔蒙的原因,还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影响,她对B男有了点感情。我去处理某男 那单事情以后,妻本以为我会陪陪她,给我讲讲B男的事,但我匆匆而去,给了B男空子钻。天下没有撬不了的墙角,更何况我还跟妻相距甚远。所以说,什么远距 离的恋爱,都是狗屁,别信。

她给我电话那晚(基本上我俩每三天通次电话,平时就聊QQ),正是她决定是否跟那B男出去开房那晚。我没接她电话,她对自己说天意。在B男万般恳求下 去开了房。B男也是开过苞的人,进了门也不急,小心呵护着妻去冲了凉,一边冲凉,一边把妻看了个净。那时妻还不愿意跟B男共浴(不理解这什么心理,房都跟 人开了),于是两人分开洗了出来就钻被窝了。

B男的阴茎有点粗大,但比我的短。B男喜欢舔妻的私处,这是妻的死穴,她当然受不了。下边湿的很快,不知不觉已经不知道是B男的唾液还是妻的体液,B 男见状,立马戴了套就杀入了,妻闭着眼,但下体感受着除了我以外的另一个男人的抽插,脑子里似乎一片空白,哭了,可能是因为内疚。

B男没注意到妻流泪,仍然在抽送,阴茎把妻插得很舒服(亲口告诉我的),妻的阴道内壁特别敏感,感觉得到B男的阴茎的粗大,紧贴着肉壁,虽然有体液当 润滑剂,还有保险套,但仍很刺激,感觉整个阴道被撑的开开的,有想尿的感觉。妻终究没忍住,两手抱着B男的背,使劲靠近,想要插的更深。B男见妻有了反 应,也就格外卖力,妻从呻吟到尖叫,但自始自终没有跟B男舌吻(因为我曾经不断的给她灌输过,吻比做爱更让我看重),我想这时候妻虽然本能上有求欢的要 求,但潜意识里仍然有我的告诫。

广告服务|联系我们|法律声明|人才招聘|关于爱唯侦察|网站地图|设为首页

法律声明:爱唯侦察所载的文/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健康的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
版权所有 © 爱唯侦察 - 有爱更幸福!
Copyright © 2006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:闽ICP备16018241号-4